• 昨日读脂批《红楼梦》到“第十五回 王凤姐弄权铁槛寺 秦鲸卿得趣馒头庵”,说到宝玉、秦钟二人去馒头庵,引出秦钟与智能一段艳情。

    且说秦钟、宝玉二人正在殿上顽耍,因见智能过来,宝玉笑道:“能儿来了。”
    秦钟道:“理那东西作什么?”
    宝玉笑道:“你别弄鬼,那一日在老太太屋里,一个人没有,你搂着他作什么呢?这会子还哄我。”
    秦钟笑道:“这可是没有的话。”
    宝玉笑道:“有没有也不管你,你只叫他倒碗茶来我吃,就丢开手。”
    秦钟笑道:“这又奇了,你叫他倒去,还怕他不倒?何必要我说呢。”
    宝玉道:“我叫他倒的是无情意的,不及你叫他倒的是有情意的。”
    秦钟只得说道:“能儿,倒碗茶来给我。”

    那智能儿自幼在荣府走动,无人不识,因常与宝玉秦钟顽笑。他如今大了,渐知风月,便看上了秦钟人物风流,那秦钟也极爱他妍媚,二人虽未上手,却已情投意合了。今智能见了秦钟,心眼俱开,走去倒了茶来。

    秦钟笑说:“给我。”
    宝玉叫:“给我!”
    智能儿抿着嘴笑道:“一碗茶也争,我难道手里有蜜!”

    读至最后一句,登时心旌摇曳,意荡神驰。作者短短数语,极尽情色挑逗之能,把活脱脱一个“情投意合”“心眼俱开”的妍媚小尼跃然纸上,又绝无俗笔。不由得叹一句,雪芹先生不仅长于塑造人物,更是风月中的一等高手。当日,看北野武电影《座头市》中卖艺姐弟,弟弟以歌舞伎之扮相出现,令我瞬时明白为何龙阳、断袖之癖所好者何其众也。不过比之曹先生生花妙笔,天渊之别,差之远矣。

    读到十五回,已经不得不服曹雪芹先生,行文造词遣句流畅,交代背景无赘笔,渲染人物数语即跃跃然,烘托气氛片刻即到高潮,都不过寥寥数语,毫不费笔力。大文豪的称呼真是当之无愧。

    YH
    About YH

    『星際迷航(Star Trek)』及科幻輕度癡迷人仕、程序開發愛好者、項目管理實踐者及美國項目管理協會(PMI)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(PMP)®連續10年持證人、人力資源經理、陳式太極拳初階練習人、愛書的讀書人、輕度旅行者與博物館愛好者,以及隨意的數碼照片拍攝者。

    『旅行』是體驗和放鬆的好方法,『閱讀』是人生一日也不可缺少的生活方式,而『寫作』則是記錄歷史和整理思想的好工具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