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芭东首夜

    在芭东的第一晚,我们完全是两眼一抹黑出去瞎摸的。因为飞机晚点,所以等洗澡收拾完了,已经7点了。猪想设保险箱密码,结果把保险箱锁住了。找来了酒店服务部和他们当班的一个经理,这人态度有点生硬,结果猪很委屈按她的要求把保险箱又操作了一遍。后果呢,全Novetel的人一分钱小费也没收到。

    晚上出去闲逛,我完全是凭着下午坐车过来的记忆走。来路上我们曾看到一家店外面有一排自行车,就商量可以来租两辆,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找那家店了。当时觉得那段路可长了,一路还飘着雨丝,又是晚上,所以颇有戒心。好在后来发现当地民风特别淳朴,无需担心。

    走了10分钟才找到那家店,其实距离并不远。问了看门的老人,居然能跟我们对付几句,说他只管看门,不知道自行车租多少钱,要我们明天自己来问。

    既然租车要等明天,那至少先把肚子问题解决。不过晚上这一路走,倒是我认了路,包括好几个餐馆,PS.2/SUNSET MANSION什么的,然后认了一下网吧,了解了当地上网行情是1小时50-60 Baht,相当于10-12元人民币。

    说是奔目标,其实心里没底,大点的餐馆都关门了,只剩很小的餐馆。走了十多分钟,终于在一个路口转弯后,七绕八绕把我自己绕迷路了。在路口还有摩托车招揽我们生意,等绕了几绕后,连我们在地图上哪里都不知道了(其实因为我绕进的是小路,地图上没标)。终于看见一家酒店门口有保安,赶紧问路,结果两个保安一个不会英语,一个只会Hello、Morning。

    正在山穷水尽的时候,一辆突突车路过,保安箭步拦下车,问司机我们是在地图上哪里,司机研究了下我的PDA,没看出子丑寅卯来。于是拿出自己的地图跟我比比画画,我才明白要怎么走。司机问我们是哪里来的,我们自豪的说中国上海?司机哥哥又问我住在哪里,来了几天了,我说下午刚到的。司机二话不说,把地图往我手里一塞,说送给你了。我们两个都很惊讶,难道泰国也有雷锋?当时都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,该不该给钱。

    司机哥哥又问我们呆几天,我说6天,他说他的突突车很便宜,一天只要600Baht(确实便宜,一般车视新旧不同都要800-1200),我说我们明天不离开芭东,后天可能会租他车,让他留个联系方式,他的名字叫SAK,可惜直到离开普吉,也没能光顾SAK的生意。

    跟SAK和保安分手后,怀着兴奋的心情继续前进,不过走20米,就出了小路。充分证明毛主席说的“成功往往产生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!”是有道理的。其实我们走方向并不错,直接就奔海边的大路来了,这条路是贯穿芭东,连接南北的主干道。我们都从来没见过夜晚的海,听海浪冲刷沙滩,望着远方迷蒙厚重的云,若隐若现的月,岬角处星星点点的灯火,我们都对海产生异常敬畏的心情。最后我们决定逃离夜的黑,回到了文明的灯光照耀下。想来,必定是城市人太缺少那份与自然的亲近了。

    晚餐一直到9点才吃上的,是海边的一个小摊。摊上海鲜一一列队,就等你挑了下肚。而新学的海鲜单词在跟伙计侃价时也都派上了用处。海鲜真是便宜,40Baht一大堆各种贝类,龙虾100Baht/100克,比较大的生蚝100Baht/4个,鱼、虾都不贵。虾仁菠萝炒饭80Baht,都是大个的虾仁。点完菜,坐下来点饮料,百威、Heineken都卖天价,看来是为欧美的“洋”葱头准备的,泰国本地的Chang Beer80铢一瓶,相当于15块人民币,虽然小贵也得喝啊,这叫有钱难买我高兴。吃前问伙计要了筷子,伙计恍然大悟我们是中国人,所以我们走得时候,他们用中文跟我们说:“谢谢,老板!”。

    第一顿饭回想起来,算是在普吉吃得最好最开心的了,我们点了一大个菠萝炒饭、一堆各种贝壳、牡蛎、咖喱螃蟹还有啤酒,总共390铢。后面的几天都没能吃的这样惬意了。

    YH
    About YH

    『星際迷航(Star Trek)』及科幻輕度癡迷人仕、程序開發愛好者、項目管理實踐者及美國項目管理協會(PMI)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(PMP)®連續10年持證人、人力資源經理、陳式太極拳初階練習人、愛書的讀書人、輕度旅行者與博物館愛好者,以及隨意的數碼照片拍攝者。

    『旅行』是體驗和放鬆的好方法,『閱讀』是人生一日也不可缺少的生活方式,而『寫作』則是記錄歷史和整理思想的好工具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