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偶然的机会,通过别人转发的邮件看到这篇《小兵物语》,非常的喜欢。初读是默然不语,再读是淡淡的悲伤。杨叛的文笔虽然还不能称作老练,但是将金庸《神雕侠侣》中的情节拓展铺开的构思让人叫绝。

    短短的文字中满是暖暖的温情,和淡淡的悲伤和沧桑,就如同港片港剧中那种总能抓住人的不可缺少的味道。小人物的故事总是能打动我,因为这是写给我们社会大众读的故事。

    小兵物语
    杨叛

    我是一个小兵,守城的小兵。

    像我这样的小兵,襄阳有几万人。这些人里,有的是襄阳人,有的却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。大家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决不让蒙古人攻下我们襄阳城。

    襄阳城里最受人尊敬的就是郭大侠和郭夫人。十几年来,他们一直和襄阳同生死共存亡。要是没有他们,襄阳早就完了。

    郭大侠是个好人,对我们从不打骂。郭夫人呢?我不清楚,不过我感到,她要守住这里,恐怕一大半是为了郭大侠。她看人的时候,你总觉得什么都藏不住,那感觉让我很难受。

    郭大侠和郭夫人有个女儿,这个小姑娘一点都不像她的父母,成天的惹是生非。有一次过年,还让郭大侠的两个徒弟把鞭炮扔到我的身上。我甚至怀疑她是不是郭大侠从别的地方捡来的?

    大家都说郭夫人是襄阳城里最美的女人。

    表面上我不敢说什么,但在我的心里还有人比她更美,那就是城东卖热汤面的茉莉。

    茉莉今年十八岁,比我小三岁,但和我却差不多一边高。她的一双眼睛笑眯眯的,像月牙儿。茉莉对谁都很亲切,不像郭夫人,总和弟兄们保持着一段距离。每天早上,我都要去城东喝一碗汤面。要是早上当值,就晚上去。去的次数多了,茉莉便认识了我。

    “干啥子哟,跑那么远,喝我一碗面。城西没有卖面的咯?”她絮絮叨叨的跟我说。

    我不答她,只是默默的喝我的面。

    渐渐的,她便也明白了。给我的面总比别人的多,还格外的加一把香菜末。那香菜末撒在碗里绿油油的,衬着红红的辣椒丝,很耐看——就像茉莉。

    今年,蒙古人又来攻了。是蒙古的一个王子带的军,听说是姓忽的。大家也不在乎,这么多年都守下来了,你个姓忽的就能攻下来?可是仗打起来,却很吃力。这次的蒙古兵和以前不一样,一个个都象是拼了命了。我们在城头把他们一批批的赶下去,他们又一批批的攻上来。城墙下的尸体一堆堆的像柴垛子,也许有一天,我也会像一根柴一样躺在那里。

    打仗后,便一直没去茉莉那里吃面了。心里虽然想得紧,可是没法子,大家谁不是咬着牙在城垛子下过日子。像赵二哥,都已经三四天没合眼了。

    那天,我正从箭孔中向下看,刘头在后面喊我,说有人来给我送东西。

    我回头一看,是茉莉!

    她挑着一担的热汤面从城东走到城西来看我,城东到城西,难道不是很远么?

    我低下头,一口口地喝着面。眼泪一滴滴落在面里,跟那绿油油的香菜末和红通通的辣椒丝融在了一起。

    茉莉走时,低着头对我说:“别的我不管,你可要活着来吃我的面喽。”

    我点了点头,做出我的承诺。

    三天后,有人来到了城里。是一个姓杨的少年和一个穿白衣的女子。大家看了那女子,都说是天上的仙女。他们说的对,但我的仙女却只是茉莉一个。那姓杨的少年刚一到就立了大功,在城头救了郭大侠。大家都说他了得。可是,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,让人看了就难过。

    每一次他看那身边女子的时候,都像是生离死别前的目光——就像那天在城头茉莉看我的目光一样。我有个奇怪的想法,他一生的愁苦都将因这女子而来,也将因着这女子而去。

    而我和茉莉呢?我们之间,并没有那么深的阻重,我们会白头偕老吗?

    在这漫天的硝烟战火里,我暗暗的问自己。

    我并没有一个肯定的答案。

    几天后,郭大侠的两个笨徒弟私自去行刺蒙古人的主帅,被人抓住了。本来,这没什么了不起的,襄阳没有了那两个废物,照样守得住。可是郭大侠却要亲自去救。

    没有郭大侠,就没有襄阳。这道理人人都明白。可是他还是非去不可,我想,这就是大侠的悲哀。

    和郭大侠一起去的,还有那个姓杨的少年。

    我不知为什么要让他一起去,因为他救了郭大侠一次,大家就认为他还能救第二次?

    我沉默地看着他们离开,当我看到那少年的眼睛时,我突然轻松起来。那种目光,决不是去赴死的目光。那目光中,充满了希望。

    于是我想,他们是会回来的。

    他们果然回来了,只是受了伤。我是第一个发现他们的人,因为当时当值的哨兵中只有我仍然向大路眺望着,因为我仍然相信他们能够平安归来。

    大夫说,再晚一刻钟,两个人就危险了。

    生平第一次,我感到了骄傲。我救了郭大侠,便等于救了整个的襄阳——也等于救了茉莉。

    郭夫人也很感激我,她把我从城上调了下来。说等她丈夫伤好了后,还要亲自谢我。

    我想,这次应该能活着去吃茉莉的面了。

    第二天一早,城内起了火警。

    着火的是郭大侠家。

    我第一个拿起水桶,向郭大侠家跑去。

    郭大侠的伤还没有好,要是出了什么差错,襄阳就完了——还有茉莉。

    火并不大,火头却很多,显然有人故意放火。浓烟中,传来刀剑相击的声音。

    敌人来犯了。

    我正想着如何冲进火里把郭大侠救出来时,身子突然一麻,被一个人背在肩上,头上被扣了一顶帽子。

    是那个姓杨的少年!

    他给我戴的是郭大侠的帽子。于是,我明白了他的用意。

    他这么做是对的,郭大侠是襄阳的救世主,而我,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灰衣小兵。没有人在意我的死活——除了茉莉。

    敌人果然追了上来,我听到他们在搏斗的声音。

    突然间听到一声“着!”我的背上被锐器划过,传来一阵巨痛。

    他背着我又跑了几步,我又听到有个阴森森的声音说道:“小子,投降了罢!”

    然后便听他道:“郭靖给你!”将我抓起送到一个人的手中,然后又一脚将我和那个人踢下墙头。

    那人兀自抱着我大声欢叫:“我捉到了郭靖的,我是蒙古国第一大勇士的!”

    接着,又有两个人拽住了我的手足。

    三个人大力的一拉。

    恍惚间听见茉莉的声音——“别的我不管,你可要活着来吃我的面喽。”……

    (完)

    写在《小兵物语》之后
    杨叛

    意大利的后现代派大师卡尔维诺曾经说过:我认为,作家所描写的一切都是童话。甚至是最现实的作家说写的一切也是童话。

    而武侠,则是童话中的童话。

    童话总是让人迷恋的,也许它不真实,不积极,但我们却无法想象如果这世界没有童话将会是怎样的孤独。

    从小就喜欢武侠,一直到现在,一分钟也没有停止过。我总将自己的每一刻的空闲沉湎于那梦幻般的世界中去。江湖,多么遥远而神奇的地方!在那里的一切都如此的单纯又如此的沧桑,如此的飘逸又如此的激烈,如此的无奈又如此的多情。寄托了太多的梦想,投入了太多的感情之后,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梦想,将那颗尚未沉沦的心折成扁舟一叶,挟剑放歌于这天地之间。

    YH
    About YH

    『星際迷航(Star Trek)』及科幻輕度癡迷人仕、程序開發愛好者、項目管理實踐者及美國項目管理協會(PMI)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(PMP)®連續10年持證人、人力資源經理、陳式太極拳初階練習人、愛書的讀書人、輕度旅行者與博物館愛好者,以及隨意的數碼照片拍攝者。

    『旅行』是體驗和放鬆的好方法,『閱讀』是人生一日也不可缺少的生活方式,而『寫作』則是記錄歷史和整理思想的好工具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