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一度怀疑马航的飞行员是开俯冲轰炸机出身的,降落浦东的时候,就跟坐老式电梯下楼一样。去吉隆坡降落时,我右耳朵就堵了,头疼欲裂,回来是两个耳朵都堵了。睡了一觉起来,右耳还是听不见。以后坐马航要小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