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”,但是北京最近在天坛的祭天仪式,确实十分不周全。

    说“不周全”也是客气了,叫草率才不错。毛病就出在仪仗队伍的服装用的是满清服饰。

    满清与蒙元一样,在民族的相对独立性这一判定法统的要素上,有着绝不模糊的定性,即此两个采取民族压迫与民族等级划分的朝代,均属于无法统的蛮族征服者,而代之而起的大明朝与中华民国,才算是恢复正朔的汉族中央政府。

    因此,蒙元与满清当被划入中华被征服史,而非继承法统的中央政府历史。更有趣的是,缔造民国的辛亥革命党的口号“驱除鞑虏,恢复中华”,正来源于朱元璋命大儒宋濂所作的著名讨胡檄文《喻中原檄》中的“驱逐胡虏,恢复中华”,而直到民国建立时应政权统治需要,才换作“五族共和”。数百年,人同此心,真是丝毫不爽。

    而满蒙两族,在历史上的罪恶,也是不容忽视的。故不论,蒙元将蒙古人列为一等,色目列为二等。仅将金夏统治区汉人列为三等,而南宋汉人列为四等蛮子,就起了分裂民族的极坏影响。这样的政策,却从未在中学教科书上讨论过,甚至详细描述过,实在是匪夷所思的。

    至于说满清,不仅继承蒙元一贯的屠城劣迹,更采取诸如文字狱、毁书篡书这样的文化阉割,以及屠杀,对汉族知识分子进行筛选、阉割乃至肉体消灭,其形状之恶劣,用心之险毒,甚于蒙元十倍。之所以说“甚于十倍”,是因为汉族的民族认同不是基于血统的,而是基于文化的。因此,历史上,像满清这样恶劣卑下的少数民族,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  像这样的历史问题,尽管在现代国家不可能也不应该采取任何手段进行清算,但是避讳,甚至在重要的基本教育中不作讨论,甚至绝口不提这样选择性遗忘,必然是绝对错误的。

    尽管如此,相当部分知识分子是有认识的,比如《红楼梦》历来的拍摄上,都是采用大明朝衣冠,而从未采用清代服饰,就相当程度上反映了知识分子的取向,或者“潜意识”的情感。人心所向也就是这样的了。

    因此,北京天坛的祭天仪式,往轻说也算乱认祖宗。至于背后策划者是谁,居心何在,不得而知。最近被掌掴的阎崇年便是幕前摇唇鼓舌的小丑傀儡,而跳梁者,又岂止阎某一人?至于背后操纵的诸满学会,以及满学会背后的势力,则是值得警惕的。

    我国立国起,就秉承统战路线,结纳一切可以结纳的朋友,因此在民族政策上不仅采用宽松,甚至是鼓励生育、大力倾斜的政策。这点目前自然无可讨论,然在历史上未见多民族而可得长治久安的国家,更未见对本民族治以二等的绥靖政策,可以获得长治久安的,史上早有前车之鉴,故假以时日,贻祸之大必然暴露。

    文舞三献 天坛祭天
    http://www.sina.com.cn  2009年01月28日13:07  北京晚报

    本报讯(记者龙露)今天上午,在280人组成的大清卫士的簇拥下,“大清皇帝”的仪仗方队穿过天坛丹陛桥,走上祈年殿,开始了盛大的祭天盛典,祈求上天给中华大地带来五谷丰登、太平祥和的一年。

    记者看到,在天坛丹陛桥前的道路两侧,竖立着1500面五彩龙旗、云旗、刀旗,路边高高悬挂的1000只大红灯笼在风中飘摆。上千游客挤在路边静静地等待着祭天盛典的开始。

    上午10时,随着3声浑厚低沉的号响,仪仗队伍从祈年殿南门登上丹陛桥,最前面的四名御前侍卫持鞭开道,禁军兵勇手持兵器紧随。在仪仗队伍中,各种旌旗、法器、伞盖、幡扇也都按照顺序登场,用于祭天的“金八件”也紧随八旗兵出现在游客面前。

    仪仗队伍的后方,文武官员身着官服,头顶花翎,出场后向皇帝下跪朝拜,在几名身穿黄马褂内侍的护卫下,“皇帝”登场了。穿着皇袍的演员沿着丹陛桥中央的天阶,踱着方步,缓缓向祭天场所走去。整个仪仗队伍多达280人,从丹陛桥北侧向南连绵250余米。

    11时许,200多名身穿清朝官服的演员在祈年殿前表演了祭天乐舞,在皇帝的带领下,他们面朝祈年殿,向上天敬酒后,表演“祭天三献”,即初献 ——武功舞,亚献——文德舞和终献——武功舞、文功舞。表演者边唱边舞,把纯洁的美酒反复敬献给上天,以表演对天的敬意,并祈求新的一年五谷丰登。

    据天坛公园文物科长武裁军介绍,天坛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祭天建筑群,是明、清两朝皇帝举行祭天大典的场所,据历史记载共有22位皇帝先后在此举行过654次祭天大典。

    武科长介绍,今年的表演有祭天仪仗和祭天乐舞两个环节。按照大清旧制,祭天的程序并不复杂,但反复很多,以表现皇帝对天的敬意。通常祭天的日子选在一年的第一个上辛日前(大年初一至初十)。大约在日出前七刻(凌晨4时左右),皇帝开始到祈年殿敬神。旧时祭天的全过程约要两个时辰,即4个小时,反复有50多个程序。而如今表演的三献只是其中最精彩的三个环节。今年的三献表演与去年相比,有了一点变化,就是演员是按照旧时的规制面向祈年殿,而不是面向观众。此外,这次祭天仪仗表演,主要截取并还原了清朝乾隆十三年祭天原貌。虽然与当年多达3700多人的祭天仪仗队伍相比,人员和规模都小得多,但表演内容基本遵循了历史。相比去年的仪仗表演,不但路程延长了50米,还增加了皇帝的表演。

    据悉,祭天仪仗和祭天乐舞从初一表演到初五,每天分上、下午各一场。为了方便游客观看,在祭天仪仗和祭天乐舞之间间隔了半小时。
    http://news.sina.com.cn/c/2009-01-28/130715088993s.shtml

    YH
    About YH

    『星際迷航(Star Trek)』及科幻輕度癡迷人仕、程序開發愛好者、項目管理實踐者及美國項目管理協會(PMI)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(PMP)®連續10年持證人、人力資源經理、陳式太極拳初階練習人、愛書的讀書人、輕度旅行者與博物館愛好者,以及隨意的數碼照片拍攝者。

    『旅行』是體驗和放鬆的好方法,『閱讀』是人生一日也不可缺少的生活方式,而『寫作』則是記錄歷史和整理思想的好工具。